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燕子說要帶我去看仙人洞,我很好奇,心裡也充滿了諸多的疑問:我們這裡有仙人住過的洞嗎?仙人住過的洞會是什麼樣的洞呢?仙人在人間嗎,或者說曾在人間過? 其實,對於石頭小鎮,我只是個匆匆過客。在此之前,我並不知道也沒聽說過石頭小鎮的仙人洞,是燕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:我要去看看仙人洞! 燕子說要做我的嚮導。 三月的小仙溪春意盈然,花香搖曳。小仙山下,小仙溪旁,在方格子似的稻田里,綠油油的禾苗探出薄薄的水面,微風輕送,細紋如笑,禾苗曼舞,青黛色的小仙山在碧綠色的波影裡如夢境般溫柔的蕩漾。 傳說中的仙人洞就在小仙山下,旁依綠水盈盈的小仙溪。山是堅硬的石頭山,溪是清涼的甘泉。沒人知道小仙山的山齡,就像沒人知道仙人洞的洞齡一樣。最早發現仙人洞的是上小仙山捕捉石蛙的村民。石蛙是一種穴居的蛙,身上長毛,個頭比一般的青蛙大,肉質細膩鮮美,並具清涼滋補等功效。我有一個舅舅是捕蛙高手,有一年夏天,我去他家玩,就吃到了舅母做的辣椒炒石蛙。怪了,大熱天的,那時舅舅家又沒冰箱,已出鍋的辣椒石蛙,冷卻後表面浮有一層油膏,湯水已結凍,是為不解。那次吃過石蛙後才知道什麼叫山珍,齒留餘香,回味多年。 仙人洞仙人已去,捕蛙者善入仙人洞。這大概算是一種緣分吧,使隱逸萬年的仙人洞得見人間。我們來到仙人洞的時候,距仙人洞被現代人發現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,此時的仙人洞依然沒有引起各方面多大的關注,她的神秘面紗還待考古學家的揭秘、發現和發掘。 燕子借了她二哥的單車載著我從石頭小鎮出發。出發前,燕子問我會踩單車啵,我說我不會。我騙了單純的燕子。好在那時我身子骨還很瘦弱,不足百斤的體重,燕子竟能載著我在小鎮子的石頭土路上飛。 單車有些顛簸,我試著攬住了燕子的纖纖細腰,她竟然沒有反對。春暖花開的鄉村土路上,一個妙齡女孩用單車載著一個相識不久的少年去踏青,那是一幅多麼詩情畫意的情景呀!坐在燕子的身後,攬著她偎依她,那是我有生第一次與異性的親密靠近,那一刻,我白紙一樣白的十七歲的心裡被觸手可及的甜蜜脹滿。 燕子是個單純活潑的女孩,大概比我大一兩歲,通過關係在一家縣辦企業做臨時工,她有一天沒一天的上著班點個到,有大把的業餘時間無處打發。我在暫居親戚家的時候與來我親戚家串門的燕子認識的。那時我正低頭看一本書,猛然一片芳香的陰影擋住了視線。看什麼書呢?她說,像老熟人般翻過我手中書的封面,“哇呀”,她極誇張的感歎。原來書的作者是她崇拜的偶像。後來稍微熟悉了,才知道她不僅崇拜作家,更崇拜無比英俊瀟灑的天王巨星們。 春暖三月,我們向仙人洞進發,歌聲笑語在小仙溪邊花開燦爛。有紅袖相伴,好像沒用多長時間就到達了目的地。還沒被開發的仙人洞,外表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,凡人如我者更是沒有感受到有撲面的仙氣襲來。很平常嗎,我說。燕子說,奇不奇妙只有進到裡面才能體會到。 顯然的,仙人洞被人做過簡單的處理,昔日遮天蔽日的灌木已除,洞門口外開闢出一塊小型曬穀坪般大的平地,雜草低矮,有一條行人踩出來的路,光溜溜,平展展,一草不拔,土色暗褐。看來,仙人洞府早已寧靜不再。曾經一度,懷揣各異夢想的獵奇者紛紜,在年月不知的洞府裡沒有人找尋到他們心目的財寶,空空的洞府,有多少人曾經兩手空空而來又兩手空空而去,人生一回莫不如此!還好,我們沒有心懷異念,名為看洞探古,實為為打發難消的春日時光而來。至少燕子是這樣。她說她常來仙人洞,有時候是散心,有時候是為打發無聊的時光,仙人洞外,並非風景如畫,能吸引燕子一次次光臨,是這裡的靜。她需要安靜,為一場不知名謂的“愛情”,她需要冷靜下來頭腦。曾聽說,燕子喜歡的那個人是個有婦之夫的木匠。我無法理解燕子為何會喜歡上一個有婦之夫的男人,是那人的成熟誘惑了她嗎?還是那人長得特別英俊?自然,燕子的“愛”遭到一切親友的反對。 愛情是人世間最難讓人說得清的一種感情。居然如此,就不必糾纏講不清道不明的煩心事,何不學會放下,去一個讓心靈安靜的地方,放開胸懷伸出雙臂去熱情地擁抱廣闊偉大的大自然。 小仙山是夠安靜的,位於小仙山的仙人洞在被發現和日漸被開發後,使小仙山慢慢告別了安靜,漸漸被煙熏火燎的俗世侵擾。“人間無淨土,聖潔留心中。”仙人,如果說有仙人的話,請原諒我們打擾了你修行萬年千載的清夢。 來仙人洞的時候,燕子讓我準備了一把三節手電筒,我們要探洞了。洞口寬大,可以同時容納三人並排出入,但地上潮濕有水,我們只好一前一後小心翼翼地選擇往高地落腳。剛進洞時,倒是不必亮起手電筒,手摸洞壁潮濕冰冷,有無名青籐垂掛洞壁。往深處去,幽暗森然,空間慢慢開闊,打亮的手電光照在巨大的黑裡,像拳頭打在棉花的身上,毫無回力。前方有“叮咚”之音傳來,燕子說是洞中的泉水滴答。聽來悅耳,別有韻致。但黑漆漆的暗影猛地吃吞盡了手電的光芒,除了腳下的路,稍遠一點的景物被黑吞盡。我們緩慢前行,遇有幾柱倒懸的石乳,難免發一聲感歎。大概走了二十幾米遠,我們不敢再往深處去了,說實話我們都不是膽大的人,怕黑,三節手電筒的光在嚴絲密封的黑中起不了什麼作用,被黑暗包圍的感覺令人窒息,彷彿有無數雙魔手會從黑暗中突然間伸出,然後無聲地扼住我們的喉嚨。我們手挽手,呼吸變重。突然燕子發出一聲驚叫,我感覺到她一個趔趄,忙迅速回身,她傾倒在我的身上,手電落地…… 原來燕子踩到了一根不知誰人丟棄的木棍,木棍濕滑,她以為踩到的是蛇,心懼加激,腳輕步虛,沒穩住,她的手脫離了我的手。她的驚叫在幽深的黑洞裡極恐怖的迴響。我們不敢再深入。面對現實,我們真的都不是膽大的人。曾經深言為愛連死都不懼怕的燕子,經過這次探洞後,她覺得一切誓言都不可信,一切信仰都可打破。這其實是她第一次深入到仙人洞裡,我也是。此後我離開了石頭小鎮,燕子回到了學校裡重又做了一名學生。 又過了十年,一行由中美考古學家聯合組織的考古隊進入到仙人洞。考古表明,這裡在一萬年以前就曾有人類居住過,這應該是中國新石器早期時代,我們無法想像那時候人類活動場景,從出土的遺物中,我們看見骨制的矛、刀、針、鏟、鏃、鏢及原始陶片等,更重要的發現是植硅石。植硅石的發現奠定了我的家鄉為世界稻作發源地之說。仙人洞的文化價值一夜之間飆升。仙人洞的旅遊業乘勢而上。 小仙溪不再寧靜。 小仙山不再寧靜。 石頭小鎮不再寧靜。 文章來源:綠色星Q-匯泰龍吉祥物 |中醫/營養/病症 | 科比的部落格 |李躍中自行車10年遊歷88國 | Digital Dialogue |晚春夜宴 | yuanzouli的BLOG |愛和自由 規則與平等 | 綠色暢想的BLOG |相忘於江湖 |